首頁

首頁 > 教學科研 > 正文
教學科研

【中財戰“疫”助力“六穩”】徐翔: 全球供應鏈受阻與中國制造業的二次突圍

發布日期:2020-03-24    來源:新華網客戶端     點擊數: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互聯網經濟研究院 、經濟學院、首都互聯網經濟發展研究基地共同發起《中財戰“疫” 助力“六穩”》系列評論, 此活動匯聚了中央財經大學校內外專家學者,發揮學科優勢和專業特長,積極為抗擊疫情和經濟發展獻計獻策。

策劃:李全、歐陽日輝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公布的今年1-2月經濟數據。

作者簡介:徐翔,中央財經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2010年獲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經濟學學士學位,2015年獲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應用經濟學博士學位。于2013-2014年任美國哈佛大學訪問研究員,2017-2018年任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國家研究員。同時,于2015-2018年任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2018年起至今任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兼職研究員。曾獲清華大學綜合一等獎學金,清華經管學院陳小悅獎學金,北京市優秀畢業生等榮譽。主要講授《宏觀經濟學》《高級宏觀經濟學》等課程,主要研究領域為中國宏觀經濟、經濟結構和金融發展。在China Economic Review,International Finance,Hoover Economic Working PaperSeries等英文期刊發表英文論文多篇,在《經濟研究》《金融研究》《經濟理論與經濟管理》《改革》等國內一流經濟學刊物發表論文十余篇,著有《中國經濟結構調整歷程:回顧與展望》等著作。

正文如下:

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及其全球性蔓延已經逐漸釀成一場全球性的公共衛生危機,不僅擾亂了世界各國的經濟活動,也對全世界的經濟發展前景構成相當大的威脅。在此背景下,全球供應鏈所面臨的主要沖擊已然從疫情爆發初期的“中國市場供需下滑”演化成“全球范圍內的供給不足”,而西方國家采取的各項經濟刺激措施在化解疫情的負面影響方面收效甚微。不可否認,如若疫情控制不當,全球經濟將可能因此陷入嚴重衰退,進而改變過去一百年來逐步形成的全球供應鏈結構。因此,在保證疫情防控的基礎上,我國制造業能否有效化解此次疫情帶來的負面沖擊,將深刻影響我國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進程快慢以及中國經濟在全球供應鏈上所處的地位高低。

疫情爆發導致全球供應鏈受阻嚴重

進入三月以來,新冠肺炎疫情的傳播和影響在海內外呈現截然不同的表現。一方面,在全國人民共同努力下,國內疫情逐步得到有效控制,復工復產有序進行,我國經濟開始逐步進入恢復期,而嚴防境外輸入現已成為各地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另一方面,由于西方各國的疏于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在海外開始大范圍蔓延擴散,截至目前海外累計確證病例總數已超過國內,其中,意大利、伊朗、西班牙等國受疫情影響極大,其正常的社會經濟生活已經難以維持。

在疫情爆發初期,全球供應鏈所面臨的主要沖擊是“中國市場的供需下滑”問題,主要表現在企業因隔離政策無法正常進行生產,以及正常的消費和投資需求受到抑制。而在目前海外疫情普遍擴散的宏觀背景之下,“全球范圍內的供給不足”問題已然上升為目前全球供應鏈的主要矛盾,且“斷鏈”風險不斷加劇。

按照當前疫情發展情勢,全球供應鏈受到的影響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全球供應鏈受到的最直接的影響是疫情對于供給側的直接阻斷和嚴重干擾。今年1-2月,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我國工業生產活動大范圍停滯,交通運輸亦受到嚴重影響,我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實際下降13.5%,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同比下降26.5%,正常的社會生產嚴重受阻。疫情蔓延到全球范圍后,各國工業生產所需的關鍵性中間品、零部件及生產設備更在全球范圍內都將面臨“斷供”風險。無論是占全球70%產能的韓國內存,占全球50%產能的日本硅晶圓片(半導體核心材料),還是德國生產的汽車零部件,都將在未來一段時間面臨產量萎縮、供給不足等嚴重問題。

第二,西方國家對疫情認知不足,采取的經濟應對措施不力。面對此次疫情,世界主要經濟體都紛紛推出或將要推出經濟刺激計劃,試圖對沖此次疫情對宏觀經濟帶來的負面沖擊。在過去的一周內,美聯儲宣布將基準利率降至接近零水平,歐洲央行提出包括長期再融資操作(LTROs)、追加1200億歐元量化寬松等手段提振經濟,英國宣布3300億英鎊經濟援助計劃,日本央行則也提出將推出更多的貨幣寬松政策。從總體上看,以上應對措施的思路與這些國家在2007-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后采取的政策思路一脈相承,即試圖通過“開閘放水”——向金融系統注入大量流動性的方式提振經濟。然而,如同病毒本身一樣,新冠肺炎疫情對世界經濟發展的沖擊是全方位的,其影響絕不僅限于金融泡沫破滅導致的不良信貸擴張和需求不足,而是更多地反映在全球供應網絡失效以及企業投資中長期放緩等供給側問題上。尤其是考慮到此次疫情的傳播范圍之廣、傳播速度之快,我們幾乎可以斷定全球性的新冠肺炎疫情已無可能在第二季度內完全結束,對宏觀經濟的影響將貫穿整個2020年。

第三,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對于全球供應鏈的間接影響尚未完全展現,仍需加以重視。首先,隨著疫情在全球范圍內蔓延,世界各國已開始重視此次疫情并逐漸采取相應的防控措施,但鑒于此次疫情的傳染性之強以及前期西方各國的疏于管控,疫情在下一階段的傳播仍然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譬如美洲、東南亞和非洲等人口密集的國家和地區是否會像歐洲一樣發生疫情的大爆發,目前尚不得而知,這些國家和地區仍需嚴密防范。其次,對于疫情已經大范圍爆發的中國和歐洲,是否存在二次爆發也仍是一個未知數。尤其是已經初步戰役勝利的中國,能否嚴防境外疫情輸入、在復工復產的同時確保疫情防控到位,這將是中國未來所面臨的一個巨大挑戰。此外,新冠肺炎疫情除了造成生產過程的直接阻斷外,其對于供給側的影響還包括對勞動力的損害。由于后遺癥評價針對的是急性病恢復期后功能損傷的情況,基本在治愈3-6個月以后才能進行評估,所以目前大部分新冠感染者還未進入這一時間階段。雖然大部分病例表明輕癥患者愈后樂觀,但此次新冠肺炎對于勞動力的慢性影響還需醫學界進行長期關注和深入研究,特別是在接下來的半年時間內,新冠肺炎治愈者的肺部功能是否會受到永久性損傷,有無其他后遺癥,是否會影響其正常生活及工作,這些情況都將越來越明晰。最后,我們必須承認新冠肺炎疫情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人們的生活、工作習慣,進而改變了人們的消費結構和企業投資模式,譬如疫情期間激增的線上消費、線上辦公,以及一些企業調整生產線轉產防疫物資等。而在疫情結束后,這些經濟行為是否會恢復到之前的模式還是會按照新的模式繼續下去,仍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

全球經濟衰退將深度改變供應鏈結構

過去一個世紀以來,全球化的不斷發展逐漸將全球經濟連接成一個異常復雜的供應鏈網絡。因此,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經濟產生的級聯效應(cascade effect)將是前所未有的。在全球性疫情爆發的背景下,即使是工業部門比較完備的國家,也會受到嚴重的供應鏈沖擊,使得舊有生產秩序難以維持,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獨善其身。自今年2月疫情在我國全面爆發以來,我國汽車行業在一定程度上面臨著零部件斷供的風險,短期內的停產減產難以避免;而歐洲的制造業中心——德國在本國疫情爆發之后也面臨醫療設備及用品不足的問題,其對他國醫療用品的攔截受到國際社會廣泛譴責。隨著疫情在歐洲和美國的后續蔓延,全球經濟將毋庸置疑的受到持續性的負面沖擊,大范圍的經濟衰退已經不可避免。

與此同時,需要充分意識到,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國家將有改善其自身供應鏈地位的機會。此次疫情在我國爆發初期,由于企業復工進度不一、產業配套不及時、國際物流受限以及成本負擔有所增加等一系列問題,一些外貿企業在手訂單面臨履約風險,部分訂單暫時出現了轉移,我國外貿出口受到一定影響。而如今,國內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復工復產進程不斷加快,面對全球性的持續供給不足,在保障國內需求的前提下,許多商品的“內銷轉出口”只是一個時間問題。以口罩生產為例,目前我國口罩日產能產量均突破1億只,國內需求已基本得到滿足。而面對口罩生產的關鍵材料——熔噴布的供應不足問題,我國企業自主研制開發出多款“新型熔噴布”替代品,為緩解熔噴布和口罩供應緊缺情況提供了新的解決方案,我們相信,中國生產的口罩將在全球防疫過程中發揮突出作用。

如何應對:中國制造業的二次突圍

自2001年12月11日中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中國工業制造體系經歷了近20年的飛速發展,建立了門類齊全的現代工業體系,目前占全球產值已超過三分之一,我國也一躍成為世界第一制造大國。然而,從2018年美國悍然對我國發動貿易摩擦以來,貿易保護主義在全球范圍內有所抬頭,中國制造業的進一步發展和升級受到一定的外部阻力。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進一步加劇了這一阻力,極大地沖擊了全球供應鏈和我國工業制造體系。根據前文分析,此次疫情將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重塑全球供應網絡,對我國制造業提出了新的挑戰。如若應對得當,我國制造業將有可能實現加入國際分工體系后的二次突圍,全面提高工業制造能力以及抵御外生沖擊的抵抗力,真正實現制造業的高質量發展。正確應對疫情以及隨之而來的供應鏈沖擊,需要我國產業界和政策界共同努力完成以下三個方面的轉變。

第一,從“產能過剩”向“彈性產能”的轉變。我國制造業當前面臨的一個主要問題是傳統制造業產能過剩,而高新制造業產能相對不足的結構性問題。此次疫情爆發后,部分制造業企業實現了向口罩、防護服等防疫物資的轉產,充分利用產能保證了國內醫用產品的有效供給,并在國內疫情得到控制后成功轉向出口。這就在一定程度上說明,強大的產能本身代表了中國制造在全球經濟市場的競爭力。通過保持相對合理的產能總量的同時,加快產能升級和創新,能夠增加我國經濟面對外生沖擊的靈活性,促進我國制造業實現高質量發展。

第二,從“中國制造”向“中國智造”的轉變。此次疫情對全球供應鏈的一大影響是疫情嚴重國家和地區的短期勞動力短缺導致的生產受阻。為了降低勞動力不足對于工業生產的沖擊,需要進一步加大對于工業信息化及數字化的投資,通過提高“智能制造”在工業生產中的比例以保持發生危機時的有效供給。在這一過程中,以5G、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為代表的“新基建”將能發揮十分重要的作用,投資“新基建”將能夠發揮穩增長和促創新的雙重作用,加快實現從“中國制造”向“中國智造”的轉變。

第三,從“世界工廠”向“中國工藝”的轉變。我國制造業的“世界工廠”標簽由來已久,中國生產的大量商品一直被看作物美價廉的代表。然而,“世界工廠”有時也包含著低端、低質甚至是山寨的負面含義。不可否認,在工業制造的若干關鍵領域——如半導體材料和裝備制造,我國離實現自主化生產仍存在較大差距,目前仍然極度依賴國外技術和關鍵零部件,在部分生產工藝上仍處于落后地位。為了切實解決制約產業發展的“卡脖子”難題,一方面需要在工業生產的核心技術上加大投入力度,加快實現技術攻關和重要工業品量產,另一方面則需要進一步加強技術領域的國際合作,通過技術引進和共同研發破解關鍵性的技術瓶頸。在這兩項工作上,都需要國家對相關行業、企業及研究機構予以長期大力支持,保持戰略耐心,逐步完善我國的基礎科研體系和成果轉化體系,真正提升我國制造業的工藝水平。

返回到上一頁

學院南路校區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南路39號
郵編:100081

沙河校區地址:北京市昌平區沙河高教園區
郵編:102206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